友情链接

新闻

鸿运国际

7月的天津也算是个雨中的城市。一个土生土长的内陆城市的孩子,带着对这座城市的向往和那升学的压力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大巴车从高速公路上钻进了这城市。天津人十分好客,但这次迎接孩子的只有那歇斯底里般瓢泼的大雨,这车仿佛对这座城市也是那么的陌生,在天津的外环转了不少时辰后,才到达了所要去的学校,但北京时间也以是次日的零时。简单的梳洗之后,便到寝室休息了。这一夜,孩子几乎没有休息在他的脑海里,每一个根神经有在随着同室人的鼾声跳跃着思考着,鸿运国际一切都和明天的考试有关。孩子明白如果考好被学校录取,将意味着今后的前途也许会比在家光明,当然倘若被学校拒之门外,鸿运国际也不会塌下来,最多就是回到家乡在那里努力学习三年,虽然这样,但孩子还是更愿意选择前者。夜,虽然漫长也只不过数小时而已,吃过饭,简单的参观了一下学校,便开始了考试……题目并不算难,孩子很快写完了卷子。走出考场父亲问孩子考的怎么样?孩子只是并不轻松的说了句“还可以”随后父亲说了句“你一说‘还可以’就完。没事!这考试考好考坏都不要紧,就当来玩玩等分数下来后,我就带你去北京玩也让你感受一下古都的风采,打打气争取到北京上大学!”父亲似乎对这考试不在乎,但孩子却是那么的关心他多么希望轻轻松松的迈进大学校园呀。等分数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对孩子而言这段时间却长过那夜几倍分数下来了,校长走进礼堂开始宣读分数。学校将录取工作分为两类:A类30人,B类70人。孩子每当每每听到自己城市的名字出现时就会无比激动而念出的是别人名字时,一种无比的失望便涌入心头,很快A类宣读完了,这意味着即使被这所学校录取,三年后毕业时如果考不上大学将血本无归。B类的宣读工作也开始了,鸿运国际这时的孩子更紧张了,因为如果联这里也没有自己的名字他将在无投入的情况下血本无归。听见别人的名字一次次从校长口中吐出,名额越来越少孩子的心也随着校长有节奏的发音一步步提到了嗓子眼儿,当孩子渐渐对自己不报希望时,孩子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走到了主席台,将通知书领了回来。当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时,他哭了,哭得像那天津的雨。他觉得在那时被录取仿佛是一种极大的耻辱,他感到十分的委屈,他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只是哭,仿佛也只有大哭一场孩子心里才会好受点。父亲对孩子的举动仿佛知道原由,但也许并不清楚,只是一边对孩子说“别哭啦,有什么好哭的。”一边拉着孩子登上去北京的火车。孩子回望着雨中的天津,从他那泪眼中经过的一切仿佛都刻意的让孩子知道这座他向往的城市并没有为他献上橄榄枝。他将带着无限的失望和压力回去,从此继续在压力中生活…

2016-08-09 10:17